亚历山大·萨达,钢琴即兴演奏家,此次巡演中的曲目也多为即兴创作。作为摄影爱好者,他曾在曝光后的胶卷上发现天然未琢的原始生命力,并由此创作了异曲同工的最新专辑。这些即兴创作,没有混合音也不加任何修饰,使人们不得不把他和钢琴家杨·提尔森相提并论,他也乐于承认自己确实很受20世纪初法国印象派古典音乐的启发。


“2009年,我录制了我的第一首独唱《现在》。这是我坐在录音棚里,听了两个小时配乐即兴创作出来的。在一次次录制过程中,我发现了我音乐里缺少的一种类型。在过去的三年中,我逐渐学会掌握这种新类型的音乐,也就随即产生了写《现在》的想法。在两次巡演之间,我开始用磁式录音机录下我的音乐,没有任何限制或要求。我唯一在意的是演奏真诚自由的音乐。我想尽可能的靠近发生体以及发声时的原始情感。对我而言,声音要尽可能的纯净,不做任何处理或合成。这张碟上的音乐就像照片一样,记录下最真实的瞬间。”——亚历山大·萨达



“如今,摄影行业为我们提供越来越多自带滤镜和效果增强的机器设备,让我们总能拍出更多的令人印象深刻的、带有特效的照片。这些照片流畅干净、完美无瑕。可是不要弄错,我们评价的往往是堆叠在照片中的特效,而不是照片本身。这也可能是为什么很多人回归到原始工艺摄影的原因。他们这种自发的意愿为我们带来更多的可能性和惊喜,但同时也带来了风险、误差和简朴。在缺乏特效的情况下,这种尝试重新把摄影作品的视角锁定在感情上。
这仿佛是这个时代标志,声音的世界亦是如此。
一些一改再改的唱片拉近了我们与音乐特效的距离,所有的声音都是经过修改、修饰或者重新设计的。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这种唱片把特效看的比原本声音更重要。
当然也有一些与之相对的艺术家,他们更注重情感。无需高超的修音技巧,但是却有十分充沛的情感。不需要高科技,也不需要调音师。只需在家里录制唱片即可。但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作品要具有创造力,并且可以经得起考验。
亚历山大就选择了后者,他的唱片证实了这一点,而能听懂他作品的幸福就像是一个宝藏。他的音乐富于生气,他的气息与节奏和谐一致,唱片中每一处小细节都是生活的表现。一首首单曲连续播放就像是古希腊奏鸣乐曲,充满人性,见证一场真实的旅行。有的人认为中间缺乏衔接,但我却认为这是永恒的艺术。” ——埃里克·玛莱 摄影师


亚历山大将在本次音乐会上再次突发奇想,带领观众遨游在自己天马行空的灵感中。轻松的氛围、真诚的心,《无拘无束》地和亚历山大一起随遇而安,充分体会生命中最原始和最美丽的奇妙瞬间。


时间:5月3日周日晚7点
地址:天津大剧院
天津文化中心·平江道57号增1号
详询:022 2354 0229 ext.0